回到顶部

资讯速递

包公文化特辑|包公系列故事之三十七字家训
2021-03-29 18:59:51   来源:    点击:

包公为官清正廉洁、不附权贵,他刚直不阿,执法如山的形象,在中国可谓妇孺皆知。在对亲眷子女的教育上,包公非常严苛,也正是这种以身作则、严以持家的精神,使他成为我国历史上清廉官员的典范代表。他在晚年为子孙后代制定了一条三十七字的家训,这寥寥三十七字,凝聚着包公的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虽千载之下,亦足为世人风范。

包孝肃公家训云:"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家训下面还刻有“仰珙刊石,竖于堂屋东壁,以诏后世。”

包公告诫后代子孙,后世为官如有犯了贪污财物罪而撤职的人,就不得放回老家;死了以后,也不能葬在祖坟里。如果子孙胆敢违背我的志向,就不是我的子孙后代。包公希望包珙将这句话刻在石头上,将其立在堂屋东面的墙壁旁,用来晓喻后世子孙。


包公家训

(图片来自网络)

 

与其他许多洋洋洒洒的家训家规不同的是,包公从来不要求子孙要如何声名显赫、建功立业,对后世子孙有且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做官的时候不要贪赃,否则不仅危及自身,也会辱没祖先。看着这短短的三十七字,看似包公严苛、不近人情,实则是饱含深情。正因为出于对于子孙的爱护,所以才要求他们要严于律己、洁身自好,否则最终会祸及自身。 

包公从端州离任后不久,即被仁宗皇帝任命为监察御史。御史作为朝堂喉舌,起着监督君臣、沟通舆情的重要作用。在进奏的《乞不用赃吏疏》中,包公更是慷慨直言:“廉者,民之表也;贪者,民之贼也。”他认为,作为官吏,应该清正廉洁,艰苦朴素,做民众的表率。为官贪污受贿、贪赃枉法,是民众所不齿的。包公这句话,是对北宋政坛廉者的热切呼唤,也是对贪官的强烈斥责。贪官把本来属于人民群众的财富据为己有,性质上与做贼、做强盗一样。所以,对于贪官污吏是绝对不能心慈手软、网开一面的,而应该像包公一样,视贪官如蟊贼,高高举起法律的“铡刀”,严惩不贷! 

包公任知谏院及开封府尹等官职时,多次弹劾贪官污吏及皇亲国戚,使“贵戚宦官为之敛手,闻者皆惮之”。包公曾七次上书弹劾王逵:王逵数任转运使,借机侵吞百姓钱财,但他与宰相陈执中、贾昌朝关系密切,且深得仁宗青睐。包拯在最后一次弹劾王逵时言辞激烈地说:“今乃不恤人言,固用酷吏,于一王逵则幸矣,如一路不幸何!”意思是皇上任用酷吏王逵对他本人来说是一件幸事,但一路百姓的不幸又有谁知道呢!最终,在包拯不懈的坚持下,仁宗皇帝不得不同意对王逵依法惩治。 

不仅王逵,包公还弹劾过宰相宋庠、宗室赵元祐的女婿郭承祐,仁宗张贵妃的伯父张尧佐等达官显贵:宰相宋庠掌握中枢要职,前后达七年,对国事完全没有什么建设性提议,只是环绕自己的禄位把守,“窃位素餐”;张尧佐长期以来才能不足,却滥行大计;郭承祐是皇亲国戚,不正当地领受优厚的恩惠,犯有大罪而免受刑罚得以生存,没有功劳却受之有愧地成为将领,屡屡获得富贵的待遇......包公铁面无私、不畏权贵,以至当时民间流传“有玷缺者,必曰有包弹矣。” 

包公为其子孙后代制定的家训,至今被包氏子孙视为铁律而严格遵守。在包公严格的家教下,他的儿子也成为深受百姓爱戴的清官。长子包繶,授官太常寺太祝,他廉洁自律,但却英年早逝,留下夫人崔氏和幼子包永年。包绶官至六品,历任太常寺太祝、国子监丞、濠州团练判官,后转任潭州通判,包绶去世后,箱囊之内,除书籍外,仅在衣袋中找出铜钱46枚。孙子包永年“莅官临事,廉清不扰,而孝肃公之遗风余烈在也”。这些都说明,包氏子孙都一直恪守家训,居官清廉。如此清正的家风离不开包公三十七字的家训,更离不开包公将这三十七字家训的精神融入其为人、为子、为父、为官的生活中。

“包公家训”的特殊之处,不仅仅在于它对包氏子孙产生的影响,而是在一个更广泛意义上对后世有志于当一个清官的人,会以包公作为一个标准来衡量自己。如明万历时期的朱天应、戴熺;明崇祯时期的陆鏊、清初的胡永亨等,均是以包公行事为准则的好官。这种影响超出了包氏家族的范围,产生了非常广泛的作用,而这正是“包公家训”的独特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