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包公文化

文化特辑|《杲杲清名,万古不磨》之包拯在端州的那些事儿(四)
2017-10-20 15:50:29   来源:    点击:

2017年春节终于来啦
小编祝大家心想事成
 

 
新的一年
新的开始
包公文化园公众号依然陪伴在你们身边
陪你们笑侃本土文化的起起伏伏
愉快的假期悄无声息结束
一部可以让你提名做影帝影后的大片也同步上演
 

 
今天小编就以一个故事给各位影视大咖拌饭
期待拿个酱油奖
~故事马上开场~

才足贡数,包公掷砚
端州位于广东西江的中游。面临浩浩荡荡的江水,背依葱葱茏茏的北岭,是一座山清水秀、风景优美的古城。端州除了自然风光秀美外,还有一种全国著名的特产——端砚。
砚台与笔、墨、纸并称文房四宝,是文人士大夫的必备之物。端砚是中国四大名砚之一,与洮砚、歙砚、澄泥砚齐名(来,涨姿势了)端砚以石质坚实、润滑、细腻、娇嫩而驰名于世,用端砚研墨不滞,发墨快,研出之墨汁细滑,书写流畅不损毫,字迹颜色经久不变,端砚若佳,无论是酷暑还是严冬,用手按其砚心,砚心湛蓝墨绿,水气久久不干,故古人有“呵气研墨”之说。所以从唐朝起,端砚便享有盛誉,成为朝廷的“贡品”。到了宋代,端砚更精,每年照例为朝廷无偿进贡一定的数额。
据说唐代名臣魏徵有一方端砚,平时不舍得用,只有给皇帝写奏疏时才使用,临死前还叮嘱要以此砚来陪葬;武则天也曾将一方绿端赏赐给宰相狄仁杰,狄仁杰知道端砚采制不易,特奏请皇上减少了“贡砚”数额,让砚工感恩戴德……(端砚声名远播,肇庆人表示好威……)

 


 

然而,天下事有其利亦有其弊。端砚因为精美贵重,反而给砚工带来了灾难。大多到端州做官的人,总是在“贡砚”的数额之外,加征数十倍的端砚,用它去贿赂朝廷权贵,作为升官发财的敲门砖,沉重的负担压得砚工苦不堪言。(人怕出名猪怕壮……)
 

 
包拯来到了端州之后,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一位叫做徐乐天的老秀才。通过徐老秀才——

 


 

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包大人逐渐了解到,大概是从唐代开元天宝年间开始,每年要进贡朝廷指定数目的端砚。大宋开国之初,仍旧按老规矩进贡。可不知怎的,不消几年,进贡的数量就几倍几倍地增长……包大人通过明察暗访,掌握了部分证据,再通过审讯经办贡砚的书吏张孝文,得知当年朝廷规矩仍是进贡当初的数目,可那年实际做的贡砚足足是贡数的十倍!贡数之外多出的端砚,就被其他官员士绅分了,用来“以遗权贵”。
很快,包大人出了一张告示,规定:
一、州中官吏和士绅所贪污的贡砚,一律交到州衙。
二、工匠制作贡砚的工钱由州库按实付给,不得再在众百姓头上摊派。
三、现存州库贡砚作今后数年进贡之用,任何人不得擅自取用。
这告示贴到哪里,哪里的老百姓就欢呼雀跃。包大人在处理此案的详情写本进京,朝廷把相关人员撤了职。





 

包大人在端州做了三年知州,对百姓十分爱护。由于业绩突出,他被宋仁宗调到京城,留任朝廷了。
包大人启程进京了,行李也仍然是来时的那几件,就像赶考的秀才那样寒酸。

 
百姓们听说包拯离任,便精心制作了一方上好砚台,用黄布包裹起来,趁送行的机会,暗地里交给书童塞到了船上。不料,当包拯的官船行至开采砚石的风水宝地羚羊峡时,天气突变,狂风骤起,浊浪滔天,电闪雷鸣。

 


 

有人战战兢兢说:“咱们谁做了亏心事?是不是贪财爱宝,惹得龙王发怒了?”这句话提醒了包大人。他命令一一检查行装,结果发现了那方端砚。经书童说明情况,才知道是端州百姓的心意,包大人捧起端砚向端州方向深深鞠了一躬,对百姓的盛意表示感谢后随手将端砚及黄布掷入了江中,说:“包某绝不带走端州的一石一物。”说来也怪,顿时风过雨收,天气晴朗。

不久,百姓发现包拯掷砚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小岛绿洲,便起名叫“砚洲”(今肇庆市鼎湖区砚洲岛);那块黄布也变成了一个黄沙滩,起名叫“黄布沙”(今肇庆市鼎湖区沙浦镇北面),与砚州相望相对。后来,人们在包拯掷砚处修建了一座“掷砚亭”,来纪念他的功德。
当然,包公掷砚的传说掺杂了不少神话色彩,可是,包公居官清正廉明,不贪一砚,却是史有明载,绝非虚妄的。《宋史•包拯传》及许多宋人笔记中,都有包拯知端州三年而“岁满不持一砚归”的记载。
 

  公元1043年,包拯来到首都开封,正式进入国家的中央机构。上一次他来到首都,还是十五年前参加高考的时候。一种风景,两种心情。彼时他还是一个忐忑不安的考生;如今已俨然一位初露头角的政坛新秀。不知道四十四岁的包拯,骑马走在京城的青石板路上时,心里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估计是各种棒棒哒……)
 

 
各位看官,一连六期的《杲杲清名,万古不磨》文化特辑到今天暂告一段落了。虽然不怎么高的点击率有一丁点儿打击小编的信心,但还是非常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好好做下去滴!
下一个文化特辑,是一连三集的《古来圣贤皆寂寞》,介绍历史上曾来到肇庆的名人故事。究竟将会介绍哪些大咖呢?他们对肇庆又产生过什么影响呢?
敬请期待!
 

又到大宋知识联播
宋代“剩男”的幸福生活:富绅争相“榜下捉婿”
剩男剩女未必就是现代社会景观,一千年前的宋代,就不乏“单身贵族”。
如今的剩男剩女,多源于生活压力或无婚主义的影响。并无晚婚观念的宋代,绝无“同居”之说,一般十七八岁就成家生子,为何成堆的剩男剩女呢?根源主要在科举制度。
宋朝科举制度完善,为朝廷选官拔吏的主要途径,赶考走仕途是许多学子的终极目标,以致“不及第不成家”成了一些人的誓词。宋真宗赵恒诗云:“富家不用卖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安房不用架高梁,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随人,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帝王的号召力是显而易见的,为一朝登第,何患无妻?别急,别急,千万别急。
一个家族兴盛的标志,就是有几人登科、有几个女子嫁给士子。“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日成名天下知”,金榜题名者常常成为豪富择婿争夺的目标。但金榜题名者名额不足,经不起天下人争抢。不经卧薪尝胆寒窗苦读,别指望找到“颜如玉”、“黄金屋”。苦读取功名的结果,成长起大龄青年、大龄壮年群体。

 


 

这也影响了大宋的女士们,“女怕嫁错郎”,既然做官的吃香,大家闺秀们便挤破头争当“官夫人”,于是出现宋朝特有的“榜下捉婿”怪圈。在发榜之日,各地富绅们全家出动,争相挑选登第士子做女婿,坊间称为“捉婿”。宋人笔记对“榜下捉婿”多有涉及。富人为攀新科进士,不惜重金,堪称史上奇观。朱彧《萍州可谈》载:“近岁富商庸俗与厚藏者,嫁女亦于‘榜下捉婿’,厚捉钱以铒士人,使之俯就,一婿至千余缗。”
 


 

宋代“捉婿”有其特定的社会文化内涵,经济的崛起,富裕阶层渴望通过联姻跨入上层社会,金榜题者亦可当富绅的乘龙快婿,何乐而不为乎!

来源:历史春秋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请把这篇文章分享给你身边有思想深度的人
我们倡导有价值的精神生活
有你共鸣便是幸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撰文/编辑:包子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