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包公文化

文化特辑|《杲杲清名,万古不磨》之包拯在端州的那些事儿(二)
2017-10-20 15:25:48   来源:    点击:

同学,
我这儿有故事,
你那有酒吗?
治瘴凿井,兴建驿站
位于岭南的端州,风景幽雅,是个陶冶情操的好去处。不仅如此,这里经过包拯的造田垦荒措施之后,百姓逐步解决了温饱问题。
 

 

可由于临近西江,端州春、夏两季洪涝很多。西江洪水泛滥,便淹浸到七星岩一带。洪水过后,七星岩周围的大片土地积水排不出去,变成不能耕种的荒塘沼泽。北岭山山高林密,树林间郁湿之气蒸腾,荒塘沼泽的死水腐草也散发出污浊的气体。两股浊气弥漫不散,当地人称之为“山林瘴气”。人一旦接触了瘴气就会得一种怪病,昏晕无力,上吐下泻。而且疾病带有传染性,在人与人之间互相感染,可能就是现今的疟疾。在当时,这种怪病是十分可怕的(经历过非典的小编感同身受。)
医药治不好瘴疫,百姓只好去相信巫觋。包大人到达端州的时候,杀人祭鬼虽然不常有,但求神问卜却是非常常见。三圣宫、观音堂,香火不绝,人头涌动;悦城龙母庙庙门堵塞,烟火弥漫;鼎湖山到处是求神佛保佑的善男信女。荒村陌道,为染瘴疫死亡者送葬的队伍时常可见;甚至有的瘴疫患者为了不传染给亲人,请亲人将自己抬到山上活埋……(人间惨剧……)
 

 
眼见百姓受苦的包大人四处寻求根治瘟瘴的办法,不久,从一位隐居于端州东郊渡头村的梁姓老人手中获得一良方。有此良方,疫情暂时压制下来,可很快又出现了反复。包大人心里明白,要制止瘴疫的传播,必须找到传播的源头。可四处寻找,始终是没有进展。
这一天,包大人独自来到西江畔,看到不少居民在西江挑水。他发现,虽然西江河中间的水滔滔奔流而过,而江湾边的水却流动很慢,而且漂浮着不少居民丢弃的污秽物品。居民倒掉用过的污水,又缓缓地回流到西江里去。百姓从西江边挑水回家,经常就是直接喝了……(呃,卫生问题也那个了……)
谜底终于解开了:端州居民生喝受到污染的西江水,极有可能就是百姓患病的根源!
 

 
思前想后,包大人想到了挖井取水的方法。包大人立刻找来衙役,亲自动手,就在州署前边开挖了第一口水井。随后,包大人叫人在城内城外居民密集的地方,又选了六个地方开挖水井,一共挖了七口井(咦,难道是为了集齐七颗龙珠召唤神龙?)
这七口包公井,分别位于州治内(称包公井,在今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旧址内,于1984年被填没)、州治西岳庙旁(称龙顶岗井,今存)、县学前街南(俗称义井,在肇庆中学斜对面,原中山纪念堂今高要老干之家附近,解放后被填没)、分司巷口(今十字路道源斋前,20世纪70年代被填没,井栏移至梅庵六祖井)、广济仓右(今米仓巷高要市委宿舍大院内,今存)、城北门左(称沙井,原左图街西尽头,今宋城路披云楼下东侧,解放初期被填没)、主帅堂之前(今市第十五小学教师宿舍南侧,20世纪80年代被填没)。
其中,龙顶岗包公井位于端州城西龙顶岗西麓三联巷内,弧形花岗石砌井壁,石灰岩石砌井栏,范围大约10平方米,至今仍可用。2002年,它被列为了广东省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修建了包公井亭,取名“清泉井亭”。它说它要露一下脸……
嗯哼,就给它来个大特写——
 



 
 
居民饮用井水,既方便又卫生,瘴疫不再蔓延,再加上中草药配方见效,染病的民众逐渐康复了。
包大人在端州三年的时间里,为端州的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然而,这些在史籍方面都较少记载,或者是记录简单。唯独包公亲自挖井这件事,在历代的见闻札记中,屡见记述而且颇为详尽。可见,包大人当时的这一举措是造福于民,甚至是功在千秋的。(此处再次响起掌声!)
 

 
关于包公井,后来衍生了许多传说,例如“官印锁蛟龙”等。在此小编就不一一讲述了,有兴趣的人可直接到包公文化园来参观了解哦。(我不会告诉你这里隐藏了一个广告:肇庆市包公文化园位于肇庆端州区城西厂排街,是由省纪委与肇庆市委、市政府共建的省级反腐倡廉教育基地,是集“廉政教育、历史文化、旅游观光”三位一体的综合文化项目,是肇庆市对外宣传的政务平台和形象窗口。)
咱再跟你聊点其他的。
自古以来,一个官员到任,想要做出政绩,最根本还是要发展经济。端州在很长的时间里消息都非常闭塞,经济也是非常落后。包大人到达端州,除了着手解决百姓的衣食住行,还逐步解决端州的经济发展问题。
当时,宋朝盛行的是集市贸易,也就是一种短距离、市镇周边的物资交流。西江两岸的许多乡镇都有圩市,定有圩期。圩期期间,邻近的居民都到圩市“趁圩”。(“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是圩日,去趁圩咯!看得懂的同学请举手!)而北方称“圩”为“集”,“趁圩”称为“赶集”。

 
端州在包拯的有效治理下,农耕经济发展迅速。经济的发展促进了物流的兴旺,西江流域出产的粮食、丝帛、茶叶、香料以及矿产多在端州集散,港口的运输状况迫切需要改善。根据情况,包拯及时兴建了崧台驿站,既方便了官职人员往来办事,也方便了商贾的货物运输。
崧台驿站是端州地方第一个交通和邮政总站,是端州有史以来第一个功能颇为完备的驿站,为端州从贫弱转向繁荣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它水路上接梧州驿,下通西南驿,陆路通连新兴、恩平、阳江、电白、新会至江门等地,使商业贸易飞速发展。这个驿站是集邮政、住宿、运输功能为一身,真是强大的物流基地!(就凭着物流基地可以住宿这一点,小编也得给个葵花点赞手它。)
崧台驿旧址,原建于今端州城区的阅江楼之侧。后来,为了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改善驿运的条件,扩大驿运的能力,包拯把端州驿从城东迁建于城西,加建临江码头,改名为“崧台驿”。据说,当年的城西“崧台驿”,就是现今的包公文化园一带。
好,今天的故事先讲到这。
话说,身为肇庆人,可不能光知道“开封有个包青天”呀。要知道,包大人在开封是当了一年零三个月的官,可在咱们肇庆,他当官可是当了整整三年!
应该说,包大人扬名于开封,青天之名却是始于端州。(作为一名很好地继承了肇庆千百年来低调作风的肇庆人,小编心里有种“想多点人知道”又“不屑到处用大喇叭告诉别人知道”,暗暗希望“不用我说人家都知道”但是又觉得“好像没有多少人知道哎”,继而有种“要不要让我为包大人干点儿什么来让大家都知道呢”的纠结……)
各位看官,要不你们来帮帮忙?
下一集包子小姐将继续为你讲故事。等我!
 

 

谢谢,有前途的也包括你,只要你继续支持我!

 

请注意,以下是宋朝知识联播时间。

 

古代哪朝公务员薪水最高
优厚的待遇,使宋代官员很少有自愿致仕(退休)的,有的为延长任职期限,竟改动年龄。
中国古代的“秩禄”制度,等级森严,不允僭越。秩是官秩,是官位的高低;禄是俸禄,是朝廷发给官吏的薪饷。
官秩品在秦汉时以谷物多少计算。西汉从万石到佐史分为二十级,曹魏时以一品至九品定分为九级,南北朝逐渐改为正从九品十八级,隋唐沿袭南北朝的秩品等级,以后各朝也大抵如此。
汉代的官俸以谷物计算,最高秩万石月俸350斛(一斛相当于14公斤),最低秩月俸仅为3.6斛。两者相差近百倍。
唐代官俸有职田、禄米、钱货。京官一品、外官二品授田12顷,京官八品、外官九品授田2顷50亩。武德初年,正一品禄米700石,从九品禄米50石。贞观时一品官月俸钱6800文,九品官为1300文。唐后期,俸禄厚外官、薄京官。
宋朝百官的俸禄在历代封建王朝中最为优厚,月薪饷最高达400贯(一贯为千文),是汉代的10倍,清代的2至6倍。除俸钱外,还有禄米,宋朝大小官员锦衣美食,生活奢华。
 

 
正一品官,月领禄米150石,俸钱12万文,外加每年绫20匹,罗1匹,绵50两;从九品官,月禄米5石,俸钱8000文,外加每年绵12两。除以上薪饷外,各种福利补贴名目繁多,计有茶酒钱、厨料钱、薪炭钱、马料钱,等等。官员家中役使的仆人衣食及工钱也由政府“埋单”。
宋代公用钱借贷利息与职田的收入,除由部门长官支用外,大部分进了部门“小金库”,隔三差五发放给官吏们,成为收入的一部分。官员出差或赴任时,可以凭朝廷发的“给卷”在地方上白吃白住,甚至领用粮食衣服等。
宋朝还设立“祠禄之制”,德高望重的高级官员进行定期疗养,一切费用均由国家承担。宋朝的不少官员能领取两份薪饷,名曰“职钱”。
 

 
优厚的待遇,使宋代官员很少有自愿致仕(退休)的,有的为延长任职期限,竟改动年龄。因此,朝廷只好强迫官员致仕,对年满七十的老官僚,不予考课,不给升迁。官员致仕时,往往给予加官晋级,类似当今公务员的“即提即退”。宰相级的官员致仕后,仍可参议朝政做“高级顾问”。官员自动致仕的,其子孙可以“荫补”一定的官职,致使“官二代”从政者众多。
来源:《广州日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请把这篇文章分享给你身边有思想深度的人
我们倡导有价值的精神生活
有你共鸣便是幸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撰文/编辑:包子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