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包公文化

文化特辑|《杲杲清名,万古不磨》之包拯在端州的那些事儿(一)
2017-10-19 13:07:02   来源:    点击:

文化特辑|《杲杲清名,万古不磨》之
包拯在端州的那些事儿(一)

今天轮到包子小姐为你讲故事。
其实大部分人站在台上都会有点儿紧张,
可我是属于那小部分人,
我是非常紧张。
讲得不好,请转发到朋友圈“祸害”他人;
讲得好,鼓鼓掌就好了,我能听见。
谢谢!

远赴端州,排沥垦荒
上回说到,端州地方官们往往在“贡砚”规定的数量外,加征几十倍的数额。这些多收的端砚去了哪里呢?
稍安毋躁,还没有到解答这个问题的时候。
上回提过,包大人十年奉亲后出任安徽天长县知县。在天长县三年期满的时候,他的名声早已赢得朝野一片赞赏。当然,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些名声,才使得他面临更加艰巨的任务和职责。同年,包大人被擢升为殿中丞,并且被调到端州(今广东肇庆)任知军州事,就等于是州一级的行政长官(相当于端州的市长)。
表面上看,包大人是被擢升了,但是端州地处岭南,属广南东路,与中原之间五岭横隔,交通阻塞,天气酷热,瑶僚聚居,语言不通,还有“杀人祭鬼”“巫觋挟邪术害人”等陋俗,被称为蛮荒之地。(身为肇庆人的小编摊手望天。)
不仅如此,自秦汉至唐宋,端州多为朝廷贬谪流放罪官之地。到端州当官,也就和流放差不多,官员宁可赋闲,也不愿到广南为官。由于广南路缺官严重,北宋时期实行岭南官员“南选”制度,也即是由地方自行选拔的“摄官”,没有品级,只权摄政事。“摄官”没有升迁机会,大多无心治理,有心贪婪,广南“无治”。宋仁宗期间实行“荫官”,由朝廷派任广南路的州一级官员,但多为纨绔子弟,知识浅薄,少不更事,无法管治好岭南,当地百姓有冤有苦无处申诉,民不潦生。
所以,别人都对包大人说:
“亲,你是被流放了吧?!”
 
 

 

亲戚朋友纷纷上门劝说:“你去是个官不去也是个官不去的话能做个舒服的官去的话就做不成舒服的官还会变成难受的官即使你不接受端州知军州事的差遣也能当个寄禄官虽然俸禄少很多也算收入稳妥实在不必接受这个差遣啊!”
要知道安徽天长县市属于扬州府,而扬州府地处江淮平原,素称“苏北门户”,是个鱼米之乡,相当富庶。一下子从鱼米之乡换成蛮荒之地,这突变的画风臣妾受不了……
可包大人可不跟俺们一个见识(脸红一下)。包大人是一个有抱负的人,面对朝中冗员、岭南缺官的现状,毅然带着包夫人董氏和刚满九岁的儿子包繶,以及仆人包兴,千里迢迢到端州赴任去了。

 
早在唐朝末年,端州除了南边的西江,北边还有两三条小河流,其中最大的一条小河叫沥水。每逢暴雨,北岭山的山坑水夹沙带泥冲涌下来,日久年深,沥水便积聚了大量的泥沙,逐渐淤塞。西江自三榕峡起,分南北两条水道,经双羊峡汇合流向珠江。端州是夹在其中的内河岛屿,称为“两水夹洲”。每年春洪夏涝,西江河水又淹没沥水河周围的大片土地,使得七星岩一带汪洋一片,直淹至北岭山下。水退去时,沥水排泄不畅,又积滞成沼泽湿地,成为端州的灾患。唐末宋初,北边水道由于河床高而逐渐淤塞,成为一大片沼泽湿地,仅留南边水道(即如今的西江河道)过羚羊峡流向珠江。北宋时期,七星岩后沥水一带都是沼泽湿地。(得好好消化一下端州地势的形成。)
包大人来到端州,安顿好妻儿之后,(包夫人和包公子水土不服了几个月的事儿咱就不提了),就带着包兴等人到处勘测地理,四处走访,查阅地方志和史籍,最终认为,筑堤防洪、排沥屯田、发展生产,是改变端州面貌的最好方法。
北宋时端州少数民族聚集,土著俚僚(以苗、瑶以及水上疍族为主的少数民族)除部分与汉人杂居而逐渐汉化之外,大多数仍是依山而居,刀耕火种,过着十分原始落后的游耕生活,而且时常出山骚扰,抢谷夺牛,使得端州没有一刻的安宁,当地的治安问题非常严重。(路边社报道:端州居民陈阿四继前天被偷了三斗谷后,今日又被抢了一只即将临盆的老母鸡。)过去,朝廷曾经派官员尝试对这些土著俚僚进行收编,但由于种种原因,不但没有成功,还演变成这些族群和当地官兵的激烈冲突,形势十分不稳。
屋漏偏逢连夜雨。那时端州还闹春瘴,不仅老弱妇孺,连青壮年也患上瘟疫而失去劳动生产能力。包大人在这个时候走马上任来到端州,只带了妻儿和家仆,连一个协助政事的助手也没有,(咦,说好的公孙先生和展昭大侠呢?原来他们是影视作品当中虚构的人物呀!)其困难之大可想而知。而且,虽然包大人在扬州一带富有盛誉,但是端州消息闭塞,端州人民当时还压根不知道他是谁。
 

 
虽然来之前,包大人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他亲眼看到眼前的境况,还是不由得一震。他彻夜不眠,心想:要彻底改变这种现状,最主要就是要恢复和发展生产。要做到这些就要调动百姓的积极性,然后团结起来,共同努力,才能使百姓安居乐业,老有所养。随后,他很快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
当时,宋代有两种军队:一为“禁军”,即政府的正规军;一是“厢军”,是各州之镇兵,虽有守土之责,但主要是从事各种劳役,因此也称为“役兵”。据传,包大人上任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动员地方厢军去征剿四出骚扰的俚僚,而是组织地方厢军去筑江堤、排沥水、屯良田、备耕耘,着力恢复生产。他知道,除了动用吃皇粮的军队,再无别的办法。好在这个时候,包大人能够调动端州的军队,这一项举措才能顺利开展。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高朗地被垦为稻田、菜地,低洼处被开为荷塘、鱼塘,堤围加固扩展,沥水逐渐排走。在农耕时代,有了土地就等于有了资本。沉寂的端州慢慢有了生机。
当地的老百姓见到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贫穷地方开始好转,由愁眉苦脸变成了兴高采烈。他们从远远观望,到越走越近,渐渐地,他们带着锄头和铁锹加入了劳动队伍,和官兵一起干了起来,而且干劲一天比一天盛,硬是走上了一条集体自强致富的康庄大道。包大人就是让厢军带头做个榜样。他的目的,达到了!(此处必须有掌声!)
端州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新景象,北岭山林里的游耕俚僚被吸引出山了。他们壮起胆子,参加垦荒屯田。不少农奴主、部族首领也主动遣散了属下农奴(每到开饭时间,农奴主们表示压力山大),到端州买田置业,招募佃农耕作(希望端州的房价没有受影响)。许多被遣散又无家室的农奴,从此获得的人身自由成为佃农(“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最好诠释)。据说,包大人还注意技术引进,特意从天长县招来制造铁犁嘴的工匠,帮助改良农具。
 

 
用对了的政策,自然会有收获。一年后,百姓取得了好收成。白花花的粮食一多起来,自然就考虑到需要储粮备荒了。包大人在府署不远处选址兴建了“广储仓”,用以储备粮食。时至今日,端州人将包大人建广储仓的地方称为“米仓巷”,地名沿用至今。
在包大人的仕途生涯中,不管到哪里,他都是以发展生产为重。在他看来,只有百姓真正得到了温饱富足,天下才能太平,国家才能安稳。包大人这种为官一处,造福一方的精神,是不是也赢得了几百年后的你的爱戴?
可包大人为端州做的好事可不止这些,所以《杲杲清名,万古不磨》这一期特辑不得不增加几集了——他虽已不在江湖,可江湖自有他的传说。乃们说好的支持一定要做到,可不要中途弃文哦!下一集,包子小姐将继续为你讲述包大人那些年在端州的那些事儿。
答应我,准备好香烟啤酒矿泉水烤鱼片瓜子花生方便面火腿肠搬好凳子等我,好吗?!
 

 
以下是大宋知识联播时间
中国古代真有尚方宝剑吗
在一些电视剧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对尚方宝剑的描写,比如《包青天》中的包公就有一把尚方宝剑。在中国历史上真的有尚方宝剑存在吗?这个问题要从我国的秦汉时期说起。
 

 
“尚方”是专门为皇室制造刀剑兵器和珍服器玩的机构,秦已有之,汉负盛名。由于“尚方”所制的宝剑,锋锐无比,利可斩马,所以又被称为“斩马剑”。中国古代非常重视礼法,由于尚方制剑只能由皇室使用,所以这种宝剑从产生之初就被赋予了皇权和特权。
“尚方宝剑”的称谓源于西汉成帝时,据《汉书•朱云传》记载,直言敢谏的朱云希望皇帝赐给他一把“尚方斩马剑”,用以诛杀皇帝的老师安昌侯张禹。结果朱云不但没有得到“尚方宝剑”,反而差点丢了性命,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折槛朱云”的故事。在汉以后的几个朝代中,用“尚方宝剑”诛杀奸臣贼子仍然只是人们心目中的美好愿望。
以尚方剑为名,象征专断权力,并有隆重的授剑仪式开始于元代。据《宋史》记载,在忽必烈时,道士张留孙以神道治愈了皇后的病,“帝后大悦,命尚方铸宝剑以赐”。此时的“尚方宝剑”虽有专断权力的象征,但还没有被用于政务和军事。
建立尚方宝剑制度,并赋予以专断、专杀和便宜行事的权力,开始于明朝万历。据《明史》记载,万历20年,宁夏叛乱,万历皇帝先后赐总督魏学曾、巡抚叶梦熊尚方剑督战,结果战胜。自此赐尚方剑,授予专断、专杀和便宜行事权力做法开始逐渐频繁起来。直至崇祯17年,李自成进军山西时,崇祯帝还演出了一场赐尚方剑的闹剧。
“尚方宝剑”反映出的是一种人治观念。纵观历史,在汉唐盛世,政治清明时期,“尚方宝剑”只是人民思想中的象征物,在明朝中后期,他才成为现实中的一种制度。真实的包青天生活在宋朝,是不可能有“尚方宝剑”的。

 

来源:《大连日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请把这篇文章分享给你身边有思想深度的人
我们倡导有价值的精神生活
有你共鸣便是幸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撰文/编辑:包子小姐